2020年,欧元区经济风险几何?

发布时间: 2020-01-24 03:25:5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本就增长乏力的欧洲经济在2019年遇上了更多不利的绊脚石。全球经济增速显著下滑、贸易保护主义四起、英国“脱欧”变成“拖欧”、地缘政治风险持续……2019年的欧元区经济并未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展望新年,欧元区经济形势将如何?哪些关键因素将左右经济增长前景?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2020年,欧元区经济难以出现强劲的反弹势头,弱增长的态势或将延续。同时,区域内不确定因素的复杂多变以及经济本身出现的结构性问题是欧元区国家必须积极应对的风险。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东艳

海银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张怀蒙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 李金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崔洪建

图为德国法兰克福欧元塔附近的欧元雕塑。(图片来源:新华社)

逆全球化周期+产业革新落后美中 弱增长态势难扭转

距离真正迎来经济曙光,欧元区还有一段距离。

2019年下半年以来,欧元区一些国家经济增速虽然开始缓慢攀升,但纵观2019年全年,欧洲经济仍然难以摆脱经济困境,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在内的欧元区国家经济增速仍延续了2018年疲软的经济趋势。

统计数据显示, 2019年前两个季度,欧盟经济加速下行,GDP实际同比增长率分别进一步降至1.6%和1.2%,远低于2018年同期指标(分别为2.3%和2.4%);欧元区GDP实际同比增长率也大幅下滑,分别由2018年同期的2.3%和2.4%下跌至1.1%和1.0%。

海银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怀蒙表示,2020年,欧元区经济对外主要看欧美贸易谈判进展,对内需要看量化宽松政策的进一步加码和财政扩张的配合,如果这些情况得不到改善,欧元区经济很难有大的转机,因此我们预计2020年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速将会在1%至1.2%之间。

这一预测与欧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的看法较为相似。

“我们预计2020年欧元区的增长率约为1.1%,略低于2019年。无论是在欧元区还是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威胁是一系列不确定因素导致的贸易下滑,这主要影响制造业并阻碍投资。除了地缘政治风险和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问题之外,这种不确定性范围还包括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退欧。”拉加德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东艳直言,在2020年,欧洲经济弱增长的态势恐难得到根本性扭转。

原因主要有四方面:

首先,在逆全球化周期下,全球贸易环境已难重返蜜月期,即便贸易冲突在局部区域不时会有所缓和,贸易保护主义也很难彻底被压制。欧盟作为重要的出口经济体,自身经济结构难以在短期内得到调整,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仍将持续,进而使得欧洲经济在全球贸易环境无法得到修复的情况下,继续承受外需疲弱所带来的下行风险。

其次,欧洲产业竞争力的相对下滑影响欧洲经济中长期发展。如果欧洲不采取有力的追赶措施,在新一轮产业革命中继续落后于美国和中国,欧洲经济将面临严峻形势。

再次,欧洲各国民粹思潮兴起、主流政党困境重重所带来的政治局势动荡、政策不确定性走高亦非短期内能够解决的问题,其背后有着极深的社会和制度根源,未来一年时间里,伴随它而生的不确定性仍将影响欧洲企业投资信心和居民消费信心,抑制投资和消费支出,给欧洲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最后,目前欧洲就业市场进一步改善的空间逐步收窄,居民可支配收入已有所增长,然而,私人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度却没有获得大幅提升,表明制约消费支出增长的主要原因已不再是个人收入不足,而是消费者对经济前景信心匮乏。因此,只要不确定性和悲观情绪依旧持续,居民消费能够给欧洲经济增长提供支撑的力度就仍将十分有限。

张怀蒙还特别指出,欧元区经济疲软的重要原因在于出口的下滑。欧元区是一个高度依赖出口的经济体,其中出口占欧元区经济的比重高达20%。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动力不足,特别是中国和美国的经济放缓,导致消费需求下降,进而影响了欧元区的出口,在出口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投资也受到影响,拖累欧元区经济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中国分别是欧元区的第一和第二大出口对象国,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1至10月,欧元区出口到中美的总量占总出口的22%以上。

其中,欧元区对美国的出口总额约为同期欧盟对外出口总额的14.9%;欧元区对中国出口总额约为同期欧盟对外出口总额的7.5%。中美贸易争端对欧元区出口带来的效果已显现,2019年欧洲对中美两国的出口增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因此,中美经济增长的放缓和全球贸易摩擦特别是中美及欧美贸易摩擦无疑会抑制对欧元区的需求,进而影响到欧元区出口,拖累欧元区经济增长。” 张怀蒙直言,近期欧美贸易摩擦继续升级,虽然欧美贸易战所涉及的互征关税清单与金额,不如中美贸易战多,然而对已经受到中美贸易战产业链波及,导致经济下行的欧盟国家而言,美国对欧盟加征关税将使得欧盟在2020年的经济雪上加霜。

地缘政治风险环绕欧洲 须严防冲突下的难民潮

美国和伊朗间的冲突是2020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这对欧元区将有何影响?

美伊关系剑拔弩张、中东危局逐渐升级,欧洲或将在今年迎来新的考验。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说:“如果美伊开战,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也将加入冲突,中东局势会陷入新一轮混乱,欧洲难民问题有可能卷土重来。”

包括美伊危机在内,地缘政治风险正环绕着欧元区。

土耳其在中东的军事行动,也为欧洲增加了不小的难民压力。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向叙利亚北部发动“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据法新社消息,10月12日,至少有2.5万叙利亚平民从伊德利布省逃往土耳其境内。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方无法再承受新一轮的叙利亚难民潮。如若叙西北部战火无法平息,欧洲将受到新的难民潮影响。

在崔洪建看来,现在,在出兵叙利亚、利比亚问题上,土耳其和欧盟矛盾升级。土耳其一再以废除难民救助协议为要挟,欧盟必须未雨绸缪。只有继续收紧难民政策,欧盟才可能应对欧土关系一旦生变带来的难民问题。

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2019年抵达欧洲的非法移民和难民人数为12.4万,仅是2015年难民潮峰值人数的1/8。

2019年以来,涌入欧洲的难民人数得到了一定控制,但欧盟各成员国依然持续收紧难民政策,严格管控进入欧洲寻求庇护的难民。

“多速欧洲”等内部分歧问题亟待解决

据欧盟委员会最新预测,2020年欧盟经济预计增长1.4%。欧洲央行预测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长1.1%。相比之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相对乐观,预期随着全球贸易回暖,2020年欧洲经济增速有望反弹至1.8%。分析人士认为,不确定性仍是2020年欧洲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来源,而“一拖再拖”的英国“脱欧”正是内部的不确定性之一。

有分析认为,不确定性仍是2020年欧洲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来源,而“脱欧”正是内部的不确定性之一。图为英国伦敦拍摄的议会大厦外的欧盟旗帜和英国国旗。(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9年12月,保守党在英国议会选举中大胜,新议会随后通过“脱欧”协议相关法案,英国2020年1月底与欧盟正式“分手”的概率增加,相应的不确定性降低。

但是名义“脱欧”之后的经贸关系谈判可能引发新一轮旷日持久的博弈,如果英国与欧盟无法在2020年底完成经贸关系谈判,且不延长“脱欧”过渡期,那么实质上的无序“脱欧”将显著冲击欧洲经济。

慕尼黑伊福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菲斯特认为,解除英国“脱欧”警报为时尚早,欧盟与英国很难在过渡期内达成自贸协议,更何况大选后英国内部问题依然存在,包括可能出现的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都会引发人们对不确定性的担忧。

“脱欧”冲击只是内部问题的一个方面。欧元区不同成员国家的政策观念差异过大以致难以协调共进。

例如,欧元区的“南北差异”,德国、荷兰在内的北部国家就业率较高,财政充盈;包括希腊在内的南部国家就业率较低,财政亏缺。当欧元区国家采取相同的利率,相同货币政策时就很难取得积极效果,这也导致欧元区内部分歧越来越大。

张怀蒙指出,在经济增长不及预期、通胀远不及目标水平,且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几乎没有更大空间的背景下,欧元区需要有财政空间的成员国扩大财政支出以带动欧洲经济发展。

欧洲主要经济体中如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目前只有德国实现了财政盈余,债务比例符合欧盟的规定,有能力施行财政扩张。截止到目前,德国已连续五年实现财政盈余,并且财政盈余不断升高,根据wind数据显示,到2018年财政盈余已高达624亿欧元,占GDP的比例为1.9%,创历史新高。

张怀蒙也指出,但德国在“铁娘子”默克尔的带领下一直奉行严格的财政纪律,保持没有赤字的平衡预算,严格遵守欧盟委员会的要求。

德国财政部此前也表示,将坚持其预算平衡政策,并认为不需要支出计划。根据德国联邦财政部公布的2020年-2023年预算数据显示,德国联邦政府在未来4年内将继续保持财政收支平衡,且不会加大财政支出。2020年财政支出预算为3626亿欧元,比2019年增加了1.7%;到2023年,预计财政支出预算将达到3751亿欧元,也仅比2022年增加0.9%,显示财政支出未来仅温和扩张。

意法未来财政扩张可能性也不大。张怀蒙认为,首先,两国没有财政扩张的“底气”。自1996年以来两国均未实现财政盈余,且政府债务高企,欧盟委员会近期已对两国支出增加事宜发出警告。

其次,意大利和法国未来几年财政预算数据也显示,未来会施行紧缩的财政政策。根据法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预计法国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将降至2%,并在2022年逐步实现1.2%的目标。未来意大利也将逐步降低政府赤字,遵守欧盟委员会的规定。根据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公布的2019-2021财政预算显示,2020年意大利预计赤字占GDP比重将降至2.1%,2021年这一比例将进一步降至1.8%。

“因此我们认为,如果以德国为代表的欧元区主要经济体2020年不施行财政扩张政策,欧洲经济的复兴之路仍然会充满荆棘。”张怀蒙说。

不过,欧洲经济前景也并非完全一片灰暗。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李金柳称,对于欧洲,如果2020年全球贸易不继续恶化,将有利于净出口对经济的拉动。近几个月Markit全球制造业PMI低位回升,反映了贸易局势短期缓和带来的影响。如果2020年全球贸易出现回暖,净出口对欧洲增长可能转为正向拉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认为,近期欧洲央行宽松货币政策的推出,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挽救欧洲经济,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其在短期内陷入衰退。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决策者开始意识到财政刺激的必要性,未来随着欧盟成员国财政政策灵活性的增加,以及在中美贸易摩擦缓和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的逐步企稳,欧洲经济在2020年的表现有望较2019年下半年有所回升,预计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处于1.0%至1.3% 的区间。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