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不设GDP预期目标 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定调经济未来发展

发布时间: 2020-05-22 10:25:18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仅篇幅大幅压缩,而且在宏观经济目标设定和政策措施方面有不少新提法、新看点,不设经济增速目标、赤字率破3%、发行特别国债都实属罕见。

5月21日,东风本田三厂工人在总装车间工作。(图片来源:中新社)

为何不提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称,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主要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中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这样做,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六保”是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以保促稳、稳中求进,就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夯实基础。

综合中新社、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22日在2020年全国两会第一场“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到GDP的增长指标,但这一指标已经融入到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其他政策中的相关指标里。

何立峰表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从目前执行情况看,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包括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等,大部分指标正在按照时序进度推进。“到年底,通过努力,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至于GDP指标能不能实现,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人均收入这个指标,如果增长1.75%,就可以实现预期目标。”他说。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分析称,考虑到时间因素,今年两会召开已经是5月下旬,今年的时间基本上快要过半,加上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也非常严重,在此背景下,设定年度的增长目标实际意义不大。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小康社会的指标不是仅用GDP来衡量,因为单一数据很难准确涵盖当前复杂的经济环境。像“六保”这样更多、更广泛的指标,有利于精准定位,反映小康社会建设的目标与方向。在全球疫情前景不明之时,对经济更难有一个明确的判断。种种前提条件的不具备,使得刻意追求GDP数据的行为更加不客观。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称,今年外部环境非常严峻,各国疫情也存在反复的可能性,此时暂时淡化我国经济增速的目标,可以说是因势利导。如果是提出一个较低的增长目标,即便可能是比较切合实际的,其对市场预期的重塑也没有很大帮助;但如果要提出一个过高的、不切实际的增长目标,又容易打乱投资决策对效率的注重。所以不提目标,更显主动性。

中国为何将赤字率拟提高到3.6%以上?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0年中国财政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超去年2.8%的水平。

综合中新社、《中国证券报》报道,之所以大幅提高赤字率,是对冲疫情给经济造成的下行压力,缓解财政收支矛盾的需要。

赤字率拟安排到3.6%以上,也足够“解渴”;中国有必要,也有空间。

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还有特别国债1万亿元。此外,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各类结余、沉淀资金也要应收尽收、重新安排。综合专项债、特别国债,以及盘活存量资金等因素,赤字率提高到3.6%以上达到的资金规模已能够满足需要。

赤字率突破3%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此前,中国预算财政赤字率最高仅是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的3%。今年这些资金将注重发挥杠杆作用、乘数效应,为稳增长提供充沛的资金动力,体现了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今年中国赤字率提高到3.6%以上,既足够积极,又不失稳妥,为后续宏观调控预留了空间。

特别国债“特”在何处?

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今年中国将发行1万亿元特别国债。

中新社报道,此次的特别国债首先“特”在时机。不同于1998年和2007年,中国此次重新启用特别国债,堪称特殊时期的特殊之举。此举凸显出中国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采取全方位政策对冲负面影响,降低不确定性,稳住经济基本盘。

第二“特”在用途。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明确,1万亿元特别国债和新增的1万亿元财政赤字规模,将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

在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中国发展面临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之际,就业、基本民生和市场主体,事关中国经济社会稳定大局,是必须保住的“重中之重”。此次特别国债无疑是用在了“刀刃”上。

第三“特”在用法。根据政府工作报告,此次特别国债将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这种“直通车”式的用法,将有助于更高效缓解地方资金“燃眉之急”。

除了不设GDP预期目标、提高赤字率和发行特别国债,中国此次还拿出扩大地方专项债券规模、创新直达实体经济货币政策工具和扩大内需战略等措施,这一套组合拳将形成重组的资金流,助力中国经济“留得青山,赢得未来”。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
,